追蹤
國立虎尾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日本語教學用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台灣雲林縣虎尾鎮,國立虎尾科技大學(原「雲林工專」改制)通識教育中心李玉璽副教授(日本北海道大學法學博士)日本法律與社會及日語學習教學用部落格。email信箱nccurantaro小老鼠gmail.com(來信未具名者恕不回信)
  • 101597

    累積人氣

  • 3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認識日本,從學習日語開始

台日外交迷思 會日語不一定懂日本

【聯合報蔡孟翰/日本千葉大學人文社會科特任准教授(日本千葉)】 2012.03.03 02:13 am

外交部次長沈斯淳接任駐日代表,國內議論紛紛,理由不外乎是沈次長不會說日語。有些人更以為這反映馬總統不重視日台關係。

這些質疑皆似是而非。會說日語就真的了解日本嗎?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台灣每個人都可說是台灣專家、中國專家,因為我們都會說中文,甚至閩南語。台灣留美留英的人,也很少自以為是美國專家、英國專家。

說某國語,不見得就是某國問題的專家。何以這麼淺顯的常識,一遇到日本就失靈呢?我覺得,這透露出台灣社會很久以來對日本的一個重大迷思。不少人一廂情願 地認為,台灣與日本淵源久遠,台灣與日本很相像,所以只要會說日語,無需耗費功夫鑽研日本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點點滴滴,即可說是知日。

個迷思再加上歷任政府的失策,造成了今日台灣的日本研究極其貧乏。而在留日的台灣人中,研究日本的也屈指可數,大多不是研究台灣或中國歷史,就是讀一些好 找工作的學科。他們平常都在台灣留學生圈裡活動,與日本社會幾乎毫不相干。他們往往在留日數年、取得學位後,依然對日本僅有朦朦朧朧的理解,除了一些生活 體驗外,稱不上對日本有專業的認識。

長期以來,台灣的對日外交,就是建立在「會日語即知日」的迷思上。許多人以駐日代表會不會說日語,來斷定對日外交能不能做得好,即是這種迷思的展現。

台灣對日外交要做好,要先從加強對日本的認識做起。對日本情報的蒐集要完整,對日本的分析要能深入多元,更要擺脫「會日語即知日」這種可笑荒唐的迷思。至於代表會不會說日語,真的是很次要的問題。

所以,沈代表大可不必臨時抱佛腳,惡補日語,而應該多讀英文的日本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研究。反正,台灣會說日語的人不少,不怕找不到人替代表翻譯。



說明:

千葉大學的特任教授制度,有點類似於台灣的校務基金專案助理教授制度,視基金期限多寡而決定其任期,任期約三年到六年不等。

蔡孟翰博士簡介

蔡孟翰博士,出生於臺灣,年輕時受到新儒家著作的影響,對中國傳統文化產生了強烈興趣,後在新加坡、澳大利亞、英國等地求學,獲英國劍橋大學國王書院(社會暨政治科學院)東亞政治經濟學博士,主要研究領域為西方政治理論、東亞政治思想史,近著如下: “This Culture of Ours”-Politics, Confucianism, and East Asian Identities,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Sociology, (2011) 15:1-20, October 2011
“Compressed Development in East Asia” (co-authored), Studies in Compar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2010) 45:439–467, October 7, 2010。


2004年應徵到日本私立同志社大學技術企業國際競爭力研究所擔任專案計畫研究員(同志社大学21 世紀COE プログラムITEC特別研究員/東アジアプログラム主任),嗣後轉到日本國立千葉大學日本政府文科省「21世纪卓越計畫中心COE可持續性福利社會研究所擔任客座研究員,截至2012年為止乃是配屬於千葉大學人文社會學研究科地球環境福祉研究センター,主要工作內容乃以英語協助研究計畫之進行,並沒有以日語進行授課之需要。

東京前線︰馬政府外交休兵 外交官心情休克
自由時報 2013121 駐日特派員張茂森/特稿
 
馬英九總統上任後,日美兩國都非常擔心台灣的親中政府會影響良好的日台與美台關係。對此,馬總統則以「和中、友日、親美」的糖衣掩飾他的傾中心態,但連任後的馬總統派一位不懂日文、在日本人脈薄弱的駐日代表,這和派一個不會說英文的代表駐美一樣,對駐在國很失禮,也說明馬政府的「和中」是真的,「友日」或「親美」是假的。
 
台日關係有長久歷史淵源,馬總統派一位只懂英文的駐日代表,理由在哪裡?據代表處官員分析,
台日關係目前面臨的瓶頸是日文人才嚴重缺乏,外交部並未每年招考日文人才,也沒有長期培訓優秀日文人才的計畫。日文在東亞圈的重要性不在話下,連痛恨日本至極的中國,都知道一位精通日文的大使對日中外交有多重要,台灣居然派不出一位懂日文的代表,「這如果不是台灣政府輕視對日關係,就是台灣沒有人才了。」
 
沈代表如果認為用英文就可以在日本打江山,證明他並未理解日本的文化,不能直接用日文和日本人溝通,好像隔靴搔癢,搔不到真正的「癢處」,這和馬英九只有在選總統時才拚命學台語的道理一樣。
 

前線總司令自曝「身心俱疲」
 
沈斯淳不會說日文並不是他的罪過,也不表示他沒有才能,他只是不幸被外交休兵的馬總統放錯地方而已。沈代表其實也有他的特長,例如他的中文造詣非常精湛,有口皆碑,代表處各組上呈的公文很少有一次就過關的案例,就算文意完整,但只要有一個錯字,就會被打回票,代表處的公文經過五、六次改字修辭後才過關很正常。由於館內部屬的日文大都比他好,沈代表承受的壓力自然很大,據內部透露,他曾在開會時對部屬發飆:「我除了日文輸給你們之外,你們有哪一樣比得上我?」
 
沈代表在日本的壓力的確不小,據內部轉述,他也在某次開會時向部屬說,「我現在的心境只能用『身心俱疲』四個字形容」,讓所有與會人員為之氣結。駐日代表等於是東京前線的總司令,總司令在前線「身心俱疲」,其他的將兵還打得下去嗎?
 

處務會報 三次討論印名片
 

駐日代表處每週二召開處務會報,就像行政院定期召開院會一樣,討論對日重要工作,但由於最高當局的政策是外交休兵,所以對日工作沒有什麼可討論,沈代表居然連續三次在處務會報中討論雇員的名片可不可以印、要怎麼印的問題。館內一級主管有如洩氣的皮球,大嘆連雇員的名片都必須勞駕代表在處務會報中和同仁討論,真的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事情嗎?「台日漁業談判的進度還會有人理嗎?」


立院抽考駐日代表 沈斯淳破日文挨轟
「釣島是台灣的」說成疑問句
20130503 蘋果日報
沈斯淳就任駐日代表將滿1年,昨被立委考倒日文。中央社
 
【陳郁仁、晏明強╱台北報導】我駐日外交官到任一年,竟連日文都說不好。駐日代表沈斯淳昨返台赴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報告,由於外界質疑沈的日文能力,綠委陳歐珀便要他用日文說「釣魚台是台灣的」;沈一開始拒絕,後來結結巴巴說了日文,卻講成疑問句「釣魚台是台灣的嗎?」沈發現說錯,趕緊改口再說一次,結果還是錯,外交部官員只好上前解圍。昨在現場的日本媒體聽完後,也私下表示,「聽不懂沈在說什麼」。
 
沈斯淳當初赴日時,就遭人質疑英語組出身的他,不會日文,但他誓言在半年內要用日文公開演講,怎知如今赴日近一年,仍無法順暢使用日文。所以陳歐珀昨刻意出日文考他,不過見沈話講的結巴,陳還嗆「Google翻譯都有教」,然後也秀了一句日文,怎知他的日文也被外交部官員私下笑稱「也是錯的」。陳歐珀還要求沈斯淳用日文即席講解一下赴日的政績,但遭沈拒絕,僅回說「這是中華民國立法院,請容許我用中文回答」。

辯每周很努力上課
 
昨考沈斯淳日文的,還有綠委蔡煌瑯,蔡問:「馬英九總統琅琅上口、引以為傲的活路外交和東海和平倡議,怎麼講?」沈斯淳卻只能答出東海和平倡議。蔡痛批中國所有駐外大使,都要學習當地語言,連緬甸話、越南話都要會說,不然怎麼傳達政策。
面對綠委凌厲砲火,沈斯淳坦承,他很努力學日文,每周都有上課,且在日本處於全日語環境,吸收更多。現在可以簡單對話,但如果要實質溝通,的確需要翻譯。對於當初為何要派不會日文的沈斯淳駐日,總統府昨不願回應。


「狀況外怎做外交」
 

究竟依賴日文翻譯,能否勝任駐日工作?前駐日代表許世楷說,人跟人的關係,當然是直接溝通比較親切,且台日沒有邦交,溝通很少循正式管道,機會都是自己創造,如果跟日本議員相約吃飯,還要透過翻譯傳話,確實會讓對方奇怪。何況身為駐日代表,要知道日本狀況,看不懂報紙、聽不懂新聞,怎麼做外交?
前駐日代表羅福全也說,台日關係現在非常重要,而日語每一個字的含義差很多,所以駐日代表不只是要會說日語,還要了解背後的含義,如果日語能力差一點,雙邊官員對話時就不能充分傳達訊息,在工作表現上或許會有疑慮。


沈斯淳駐日爭議事件
 
●在日出席活動習慣性遲到
●赴日一年,仍無法用日文跟日本官員溝通,需要翻譯
327南投地震,內政部沒要求國際捐款,沈斯淳卻擅自對外勸募
●在外人面前痛批下屬,與我駐日代表處官員有人和問題
●赴日1年人脈仍不足,民進黨主席蘇貞昌訪日,還需前駐日代表許世楷介紹官員給沈認識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